24K小说网 > 十代目凛今天也在挖墙脚 > 第 7 章

第 7 章

        面对三十几把冲/锋枪的瞄准,若松凛三人没有一个露出惊慌失色的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区区……看我……”中原中也强行突破麻痹,单手按住地面,就想发动异能,却因强大的药效摔倒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森鸥外连忙将他扶起:“少年,不要逞强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则视那些枪口如无物,左右张望了一圈,最终视线落在路边栏杆上,眼神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走上前,先双手合十喃喃了一句:“抱歉啦,要损害公物借你一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次绑架目标是她,对方当然不会朝若松凛开枪,头领模样的人正要发句狠话,就见若松凛单手握在路栏上方,发力一提,那根钢管就从衔接的两端断裂,被她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甩了甩手中钢管:“唔……感觉没真刀好用,算了,马马虎虎凑合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霹雳一闪;八连!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若松凛消失在原地,宛如电闪雷鸣般的爆鸣声中,冲/锋枪管被切断,黑帮成员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就一个接一个呜咽着倒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呀,这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森鸥外赞叹观赏着若松凛快速移动后留下的残影,就算是他,动态视力也仅能捕捉到残相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唯有那位孤剑士曾给予他这般压力,考虑到这位小姑娘如今的年岁,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,一代新人换旧人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到一分钟,场上仍然站着的人,除了若松凛与森鸥外,只有白濑和柚杏二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用钢管指向他们:“说吧,你们想怎么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过来!”白濑还握着那把偷袭中也的匕首,手颤抖得厉害,双手握柄才勉强有说话的勇气,柚杏躲在他身后,完全不敢看若松凛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,有天大的胆量却没有对应的本事,”若松凛斜睨了他们一眼,“是什么给了你们错觉,做错事情不需要付出代价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踏前一步,白濑和柚杏双腿战战栗栗地退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出声阻止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回头,注视着在森鸥外搀扶下半坐起的中原中也,眉梢一挑:“你要为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面无殊色:“看在我这两天护卫工作的份上,让他们走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也很心软呢,”毕竟是过去亲密的同伴,若松凛完全能理解中也的心理,她叹了口气,揉了揉头发,“这样搞得我跟个坏人似的,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银光一闪,白濑手上那把匕首,齐柄而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什么话都没说,头也没回地飞速跑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身后一声轻响,若松凛回头一看,却是中原中也再也坚持不住,倒在地面,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醒啦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睁眼,入目的便是昏暗的天花板,随后是若松凛探过来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时之间,他脑袋还有些昏沉,隔了半晌,昏迷前发生的那些事才慢慢趟过他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白濑、偷袭、下毒、柚杏的指责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如此,这一天终于到来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孤儿,中原中也对他人情绪变化的感知是很敏感的,羊之中只有他一个异能者,他不是没察觉到其他人异样的目光,可对于自小养育他长大的地方,他总是怀揣着感恩的心理,希冀着总有一天,如果他能成为被所有人信赖的首领,这一切就能改变吧?

        可事实告诉他,有些事并不是他努力一把就能办到,白濑他们其实并不需要他有自己的思想,只需要他乖乖站在前方战斗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,你没事吧?”若松凛在发呆沉思的中也双目前摆了摆手,“森医生不是说毒解了吗?难道有什么后遗症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也在街上晕倒后,若松凛就打算叫救护车来抬人,虽然她一个人也能将中也扛到医院去,但总归那样的姿势让人不太舒服,结果路过的好心大叔说他诊所就在附近,要不带中也去他那儿看看?

        正巧此时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巡警的注意,若松凛当即不再犹豫,扛起中也就让大叔引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绕了不到五条街,就来到路人大叔的诊所,若松凛将中原中也放置在唯一一张干净的病床上,就看着大叔为中也的毒忙前忙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此期间,若松凛和大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在思考,既然她已经开始收守护者了,要不要提前雇个医疗顾问什么的,如同表弟阿纲当十代目有夏马尔那样,以后战斗啊训练啊火拼啊(这个划掉)有相熟的医生也方便治疗,不用老去医院挤床位,医药费高昂不说,万一伤势奇特或者太过沉重,还得时刻面临警察的监督盘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若松凛大大方方询问:“森医生你接受私人聘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忘记说了,大叔自称森鸥外,瞧这名字,一看就和太宰治啊中原中也啊这一系风格很配套啊对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?”森鸥外有些微惊讶,接着重复了一遍,“我可是没有行医许可执照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执照那种东西没关系,有能力就行了。”他们彭格列都是黑手党了,雇个黑医才应嘛。

        早在进诊所不久,若松凛就打量过诊所内部,那些数量繁多的医疗道具和医书,过去她曾在鬼杀队隐部和自家家庭医生那里见识过,看来森医生的治疗范围非常广阔,除了战斗引起的各种外伤,就连疾病引起的内科病都能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承蒙凛酱看得起,我先好好考虑考虑吧。”森鸥外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接受了夏目老师三刻构想的理论,森鸥外就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,让他能够快速进入横滨某个大型黑帮势力内部,无论是从暗地里影响,还是直接取而代之原本的首领,总之成为一个黑色的高位,在三刻构想里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他刚瞄准到一个绝佳机会,港口黑手党的现任首领年事已高,深受病痛折磨,森鸥外计划寻隙成为其私人医生,再图谋后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时,这位他仅知晓名字,连姓氏都不清楚的小姑娘对他发出邀请,若是常人肯定会马上拒绝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知为何,曾在战场历经多次生死的森鸥外却隐隐感觉,此刻他同意与否,将是一项影响他今后人生方向的重大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样思绪的干扰下,森鸥外没有完全回绝,而采用了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听到动静,森鸥外放下手头杂事,凑过来说:“中也君醒了吗?我看看。”伸手要检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立刻握住森鸥外手腕:“不必了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真的没事了,太好了。”感受到手腕上有力的握力,森鸥外微笑着下结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像是要验证他的话似的,中原中也一掀床单,到穿好鞋子下床,所有动作一气呵成,完全没受药物的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也君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若松凛倚在病床边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中也回过头:“从昨天下午开始计算,我为你工作了一整天对吧,我可以申请领工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站起,笃定笑道:“当然没问题,你想算两天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从怀里掏出支票簿:“现金还是支票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也静静看着她:“支票要签你的名字吧,那就现金好了。”从先前她的行为看,对方对身份可是保密得紧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将支票簿放回口袋:“那你得陪我去一趟银行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观这一切的森鸥外看了眼自己的小破诊所,想到若松凛刚刚签到一半的四千万字样,忽然感觉有一个有钱又爽快的老板貌似还不错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和中原中也从诊所出来,去往最近的银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中原中也就察觉到了异样,这间诊所无疑开在了黑帮地界,此刻周围却没有任何人来找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看他眉梢微皱,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,解释说:“不会有袭击了,黑市的悬赏已经取消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”中也习惯性戴上兜帽,“这样就不用我继续保护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也你这么快想取钱,不是为了自己吧?”感受到中也特有的体贴,若松凛反问完,不待他回答,直接道,“如果我告诉你,你落到今天的情形,完全是被人设计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也反问:“设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啊,整件事就是我和太宰谋划的,目的就是中也君你哦。”走在前面的若松凛背过身,后退着走路,对中也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从一开始游戏厅的招聘启事,到黑帮为悬赏来找麻烦,全部的全部,都是我们自导自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将整个事件用简洁的言语,从头到尾向中原中也讲述了一遍,包括彭格列和她要寻守护者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完后,中原中也沉默了半晌,忽然问:“为什么要告诉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想要成为同伴的话,首先要真心相待吧,对待彼此需要坦诚。”若松凛沉吟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说:“你告诉我之后,我肯定不会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嘛,这个没关系啦,”若松凛无所谓笑笑,“我不知道太宰是因为什么原因而选择了中也你,但我的话,之所以同意他设计你的计划,是因为中也你本身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是中也你选择的同伴,可在我看来,他们是绑住中也让你不能尽情飞翔的枷锁,所以想看看完全顺从自己心意,自由自在,恣意生活的中也是什么样子,就算不选择成为我家族的守护者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吐了吐舌,做了个调皮的表情,压低声音说:“老实和你说,我这个彭格列首领也当得不情不愿呢,非常明白中也你被设计的心情,想拒绝完全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注视着若松凛双眼,发现她是真心这样认为的。他不禁偏过头去:“我不答应你的邀请,还要求取走四千万,这样也没问题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嘛,钱的问题,不需要在意。”这都是若松凛从小和景吾一起用零花钱搞投资赚的,区区四千万日元,哼,完全是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我已经猜到中也君你想用这钱做什么了,还是有些微不爽。”若松凛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从银行取了四千万现金,若松凛跟随提着钱袋子的中也,一路走到了镭钵街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一个小物件飞速接近,中原中也抬手一握,却是一块小石砾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朝石子扔来的方向看去,就看见一个才五六岁大的小男孩双目圆睁,对着中也恶语道:“你这个叛徒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上,一个年龄比中也稍长的少年站出来,害怕的挡在小男孩身前,嗫嚅道:“中也……你回来了?你不要怪小翔,是白濑和柚杏说,你跟着有钱人走了,不要羊了……你知道的,我们羊的规矩,第一就是不能抛弃和背叛同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他们都是被抛弃的小孩,才更害怕被人抛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……白濑他们是这样说的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原中也面部隐藏在兜帽里,看不清表情,若松凛却很清楚看到他握住钱袋带子的手攥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松凛气得不行,她一步上前抢过中也手中的钱袋,直接摔到那少年面前:“我真是看不下去了,亏中也这么急切地将这笔钱送来,就为了你们这群白眼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四千张万円大钞在空中翻飞,少年和小男孩都连忙去拾取这些飞舞的钞票,紧接着,周围更多的少年少女冒出来,加入哄抢这笔天降横财的队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笔钱就当中也这些年的生活费,便宜你们了,记住,他从来不欠你们什么,也不是什么叛徒,是你们不配!”

  https://www.24kwx.cc/book/11/11509/7264175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24kwx.cc。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4kwx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