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K小说网 > 我在坟场画皮十五年 > 第120章:洞房之夜!无缺之崛起!

第120章:洞房之夜!无缺之崛起!

        (章节在十一点多已经更新,不过后台审核,不知道多久放出)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已经陷入彻底昏迷的无缺,忽然猛地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用最快的速度往上冲!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在重力的作用下,他只能往下掉的,但依旧是因为控磁力,因为腰间的钢铁腰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以快速往上升!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速度还是太慢了,他沿着无数的干枯的筋脉和血管,飞快向上跳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拼命快速地弹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!

        他冲到了那个巨大树洞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见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聂玉娘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三眼天师的视野之内,甚至能够看到她的灵魂,正在不断地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就要彻底魂飞魄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上前抱起她的躯体,朝着永恒黑棺拼命地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快,快,快!

        用最快的速度,无缺将聂玉娘的躯体放进了永恒黑棺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盖上盖板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永恒黑棺是为那个黑暗领主准备了,他足足有两米七高,简直巨人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此时躺下无缺和聂玉娘两人都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!

        聂玉娘魂飞魄散停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她依旧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仅存的这点灵魂,已经完全无法让她苏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无缺赶到的速度很快,但她的灵魂还是消散了大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复苏她的灵魂?!

        还是有法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依旧是利用这黑暗巨树,往树上挂尸果!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永恒黑棺可以利用黑暗巨树,吞噬活人的灵魂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整个黑暗领域内,到处都是人!

        都是白骨领的人!

        不能吞噬这些人,这些都是无缺的子民,甚至可能是最核心的子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颗黑暗尸树原本是有心脏的,但现在心脏已经消失了,整颗树和聂玉娘都已经剥离了,不知道还能不能吞噬能量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些都是接下来的事情了!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聂玉娘最后的一丝生机还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娘,你放心,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,我都会将你复活的。”无缺道:“哪怕是在黑暗领域里面活着,我也已经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无缺和她并排躺在棺材之内,感受着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……那只诡异的手,好像进入了自己的体内?!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整个身体仿佛无数炸弹爆炸一般,整个人就彻底昏厥过去了?

    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好像什么都感觉都没有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到底是谁的手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强大的黑暗领主,唯一的使命竟然是保护这只手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为了这只手,吞噬了这么多人的生机?

        那这只手在自己的体内会怎样?!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又躺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很小的时候,他有一小半时间是跟着母亲睡觉,大部分时候倒是跟着聂玉娘睡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母亲是一个仙女,尽管也很爱自己的宝贝儿子,但是唱摇篮曲啊,讲故事啊之类的是统统不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聂玉娘,不知道有多少曲子,不知道有多少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至少有一百种办法哄赢缺入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尽管聂玉娘昏迷不醒,但无缺还是仿佛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躺一分钟,再躺一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无缺飞快掀开棺材盖板,然后开始捞人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黑暗巨树撕开地面,出现了不知道多少裂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都从这些裂缝里面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下面,密密麻麻到处都是血管和筋脉,此时干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都挂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第一时间找到了卮梵!

        她此时依旧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梵梵……”无缺怎么都唤不醒她,她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最深的长眠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先抱起他,一直往上,一直往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整个黑暗领域的巨大漩涡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黑暗领域的上方,就是一汪清水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,连正式的结界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不由得一愕,这个黑暗领域,算是消失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之前在妖灵海,起码还有极光结界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黑暗领域的能量被透支得太厉害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抱着卮梵,猛地冲入了水潭之内,然后不断往上游。

        终于回到了地面上了!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整个巨大矿坑,已经面目全非,仿佛经历了一场大地震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回到地面不久,卮梵深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猛地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先是惊恐地望着四周,最后目光定格在无缺的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猛地抱住了无缺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求求你,以后不要在这样了,不要在这样了。”卮梵颤抖道:“我的世界,真的只剩下你一个人了,你不能再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指的是刚才两个人的分离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先让她跳入这个巨大漩涡之后,瞬间给人一种天人相隔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她深深地吻上来,颤抖道:“这一次,不管你有任何理由,我都不理会了。我们一定要洞房,一定要,现在就要,马上,现在,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不管我成为什么样子,都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天依旧没有亮!

        满月如同圆盘一般,月光皎洁。

        卮梵感情完全难以自抑!

        她整个人疯狂抱着无缺,一点点都不愿意分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是劫后余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刚才在黑暗领域之内发生的一切,她虽然没有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那股子绝望和恐惧,却深深铭刻在她的灵魂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她知道,刚才她差一点点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甚至不是死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是比死亡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    坠入十八层地狱。

        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整个黑暗领域里面已经没有敌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闻道子他们在里面,应该是没有危险的了,仿佛陷入了一种非常特殊的长眠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返回到地面上,就能苏醒!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望着卮梵,缓缓问道:“你确定?!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点头道:“我确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又问道:“哪怕我是魔鬼一般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魔鬼?!那你看我看看啊……”卮梵颤抖道,虽然是在水中,但是她的娇躯是酡红的,火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那请你做好思想准备哦,你甚至可以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会的。”卮梵道:“我倒要看看,你说的魔鬼是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卮梵踩水,漂浮在水面上,美丽的大眼睛盯着无缺的脸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当着她的面,一点一点剥开了自己的皮囊。

        露出了里面恐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皮肤,全身都是赤红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如同厉鬼恐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画皮之后,无缺第一次剥开皮囊,露出真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,尽管和卮梵已经进入了一种非常非常亲密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卮梵一次又一次地求欢,一次又一次想要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无缺都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他终于向对方露出了恐怖,丑陋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月光如水,无比静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卮梵瞪大美眸,一动不动盯着无缺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连一眨眼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一颗又一颗的泪水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沙哑问道:“害怕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。”卮梵颤抖道:“你会疼吗?你很疼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只是丑,只是恶心,倒是不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哭道:“那当年肯定很疼,非常非常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说这句话,内涵就很深很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无缺道:“现在你还要洞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伸手,抚摸无缺没有皮肤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无缺猛地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疼吗?”卮梵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不是疼,而是极度的敏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……那要不要尝试更加敏感的事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如雪如蛇缠来,张开小嘴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爱我……”卮梵一边吻一遍颤抖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好生很多很多的孩子,我们要生出整个家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就在月光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水池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天地之间,就只有无缺和卮梵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雪白美丽,一个赤红如鬼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如同白雪,一个如同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天地之间,成为了无缺和卮梵的洞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静静躺在光滑的大理石石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卮梵雪白的躯体静静躺在无缺的怀里,而那一层晶莹如玉的人皮,漂浮在水面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为何不和我好了。”卮梵娇声道:“你戴着别人的人皮,感觉肯定很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盯着无缺的脸,缓缓道:“其实,你长得更英俊!那张脸长得很漂亮,但是你的长相应该是充满英姿勃发的,华贵之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刚才我们亲热的时候,你是在幻想我的长相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摇头道:“倒是没有,你相信一个妻子的敏锐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道:“其实,你一次又一次拒绝和我亲热的时候,我脑子里面想了很多很多种可能。甚至在最极端的幻想中,你应该是一个更加恐怖的怪物,总之很怪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面对这样的我,真的一点都不害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道:“如果我变成这样子,你会害怕吗?还愿意和我亲热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摇头道:“我依旧会保护你,但亲热……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卮梵在他胸口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公平,一点都不公平。”接着她颤抖道:“等你披上人皮的时候,和我亲嘴也可以,但是要用舌头。而且你披人皮的时候,我肯定不会和你那样亲热的。所以……趁着你还是这幅鬼样子,我们再来几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一愕?

        几次?你行吗?

 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她行!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!

        天亮了!

        卮梵如同美人鱼一般,欢快地游在这清澈的水潭里面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无缺一点一点,把完整的人皮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披上去的瞬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身人皮仿佛是活的一般,完全和无缺躯体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穿上了衣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水里欢快自由的卮梵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甚至无法理解,她为何如此快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梵梵,你不是应该很疼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道:“是很疼啊,但是很快乐啊,完全抑制不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道:“为何这么快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卮梵道:“你不是他,反而让我卸下了层层叠叠的束缚,我觉得我的爱无比真实,无比纯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好高兴啊,我太高兴了……”卮梵剩下的话没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她肯定,无缺肯定是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,在别人面前脱下这身人皮。

        但,你不应该害怕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还有画皮这么神奇的事情?你也不问半句吗?

        但卮梵就是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昨天晚上更加离奇,更加恐怖的事情,她都经历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差不多了,该穿衣衫了。”无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喜欢看吗?”卮梵娇声道:“我觉得我的身体比傅采薇好看,尽管傅采薇的身材非常高级,拥有一种非常奇妙的曲线。但……我的身材更加火辣,我觉得你这种色鬼,肯定更喜欢我的身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那条狗,所以你之前对傅采薇的践踏,肯定是发自内心的,而不是由爱生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开始仰泳,两条腿欢快了踢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身体,真的很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让人热血狂飙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刺激人的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你无比的快乐是因为这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快乐地游动了一圈,卮梵恋恋不舍回到岸上,穿上了衣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,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吗?”她的声音不但欢快还娇腻,甜度太高了,仿佛时时刻刻都要在撒娇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穿衣到一半的时候,又跑了过来,撅起小嘴和无缺深吻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无缺道:“梵梵,我有些发现了,你好像很爱我这个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卮梵道:“当然了,我也是一个爱做梦的女孩子好不好?未来我爹娘知道了,只怕要兴奋疯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我要下去救人了,你就在这里等着啊。”无缺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下去,我不想离开你身边,一会会都不想。”卮梵娇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不知道可不可以,尽管那个地方已经萎缩了,但毕竟还是黑暗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卮梵此时穿的就是皮装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两人跳进水中,重新回到了黑暗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和卮梵两人,救上来了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四个人下去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救四,四救八,八救十六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整整几天几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被救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骨镇,野草书院!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,带着八个导师,整整齐齐跪了下来!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山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无缺不由得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赶紧也跟着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,还有其他人,都是他的老师,这一跪礼,他不敢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闻道子上前将无缺搀扶起来,坐在石椅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再一次率领众人,整整齐齐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山长,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,伏抱石,徐恩增,鸠摩冈,宁立人等人,再一次恭恭敬敬跪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高七,林采臣,李二等人站在后面,庄严肃穆望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无缺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拒绝不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带领几个导师,进行了非常严肃,神圣的跪礼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大礼完毕之后,闻道子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无缺,在此之前我都没有这个想法,因为我想的是世俗归世俗,超脱归超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世俗权力,我走超脱之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断扩张,获得巨大的领地和军队,而我开办书院,学子越来越多,我们用两条腿走路。互相支持,互相成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我现在发现,我之前的那个想法是走不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这个群体,只能有一个领袖,不能有两个。不管是世俗的权力,还是改革派的权力,都只能有一个领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,未来我们这个野草书院培养出了大量的人才,他们听谁的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进行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事业,如今西方教廷已经兵临城下了,但是天空书城内部还在倾轧,保守派已经彻底腐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空书城银衣卫队,本来是应该最纯洁的力量。结果他们在做什么?他们竟然想要私自霸占黑暗领域,为此甚至不惜杀光所有人灭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空书城为了解放黑暗学宫的秘术,需要一个理想纲领,而你的文章给了他们最好的武器。我本来以为天空书城最高层,再怎么说也会来挖掘你,器重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结果……他们用了你的文章,却模糊你的名字,稍稍改头换面,就成为了天空书城最高层的理论纲领。而你这个真正的旗手,却依旧要受到保守派的迫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们需要的不是改革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需要的是革命,革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选择和申公敖决裂,另立申公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我们的改革派,也要放弃所有的幻想了,不要再奢望保守派的接纳,而是要革他们的命,我们要改天换地,我们要彻底颠覆天空书城的秩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保守派已经彻底腐朽了,那我们就要彻底推翻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空书城,不是保守派的天空书城!我们要走一条新路子,我们要取而代之,我们要成为真正的天空书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否则将领西方教廷真正大举入侵东方文明的时候,我们就要彻底陷入永恒的奴役和黑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要革命,我们要推翻天空书城保守派,我们要拯救东方文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我们需要一个领袖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白骨领,就是我们的圣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的伟大事业,就从这里开始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忽然问道:“老师,在黑暗领域的时候,您是不是没有彻底昏迷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缓缓道:“这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一愕,道:“对,这不重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点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闻道子道:“你没有退路,我们也没有退路了。要么杀出一片天地,创造开天辟地的大事业。要么粉身碎骨,灰飞烟灭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,拜见山长!”闻道子再一次带领八名导师,朝着无缺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蹉跎,闻道子仿佛找到了未来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应该是某种意义上的****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俗和超脱两大权力,拥有一个共同的领袖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林采臣,高七,曾经的衙役李二,也全部跪伏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野草书院的门,缓缓开启!

        外面密密麻麻都是人!

        都是白骨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,黑黑压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身体残缺,但是脑子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是脑子残缺,身体强悍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老人,还是小孩,又或者是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万多人,全部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无缺一人,拯救了他们所有人的命!

        老族长尤安,带着一万多人,整整齐齐朝着无缺跪下!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拜见主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万多人,声音震天!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浑身发热,浑身颤抖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……就是我的圣地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就是我的乌托邦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就是我伟大事业开始的地方!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万多人,尽管每一个人都是残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这一万多人,全部都是星星之火!

        未来的某一天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星星之火,或许会点燃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心中高呼!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刻起!

        我真正崛起了!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此时,外面的地面上响起了雷鸣一般的响声!

        是马蹄声!

        是骑兵!

        不计其数的骑兵!

        无缺抬头望去!

        顿时,在远处的地形线上出现了一道黑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太阳光下,闪耀着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空书城的银衣卫队!

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,不知道有多少!

        “骑兵冲锋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量惊人的银衣卫队,潮水一般涌来!

        视野之内,全部都是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比强大的银衣骑士,带着冲天的骑士,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片刻!

        这支数量惊人的银衣卫队就冲到白骨镇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整个白骨镇,包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一个威武而又儒雅中老年男子排众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竟然是……天空书城长老宁道一!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做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带着这么多的银衣卫队过来?

        上一次在大考场,无缺见到了宁道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知道他地位非常高,天空书城的巨头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当时的宁道一没有怎么说话,无缺对他的权势威压感觉不深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!

        在不计其数银衣骑士的衬托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感觉到了,宁道一无比惊人的权势和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意义上,这也是一个传奇性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靠着一己之力,重新将宁氏家族从没落带回到东方世界的顶级权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三十年前,他就曾经一人一剑,去挑战天启帝国剑圣独孤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二三十年来,他从未动武。

        所有人都知道,他的强大是天衍术,对于他的武道水准,近乎一无所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来白骨领做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整整带了那么多银衣骑兵?

        真的铺天盖地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万多?还是两万多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要来灭白骨领也不需要这么多银衣骑兵啊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去镇压黑暗学宫叛军的?!

        不,也不可能!

        那岂不是杀鸡用牛刀?

        银衣骑兵何等强大?前来平叛,哪里需要这么多?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根本不需要宁道一这种巨头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道一长老手握权杖,骑在白马之上,威严喝道:“申无缺何在?!”

        无缺出列!

        他望向无缺的目光,无比复杂!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所有的目光全部变成了严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过来!”宁道一厉喝!

        瞬间!

        他手掌猛地一张。

        直接凌空,将无缺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靠,靠,靠!

        该不会是他知道无缺差点把他女儿那啥了吧?!

        一把将无缺凌空吸过去之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宁道一直接将他扔在另外一匹战马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两人骑马朝着远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来到山顶!

        宁道一眺望着东方,声音反而变得柔和起来,道:“申无缺,我要率军东渡,前往东夷帝国和西方教廷开战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注:第二更送上,恩公手中还有月票吗?拜托给我好吗?谢谢大家了。

  https://www.24kwx.cc/book/25/25105/11966954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24kwx.cc。24K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24kwx.cc